鲁南戏迷论坛
欢迎您的到来 请登录论坛
登录

找回我的密码

最新主题
» 绣针扎
由 Admin 周一 三月 10, 2014 6:59 am

» 【视频】《王天宝下苏州》
由 bawz1314 周六 十月 12, 2013 6:08 pm

» 黄梅戏《夫妻双双把家还》伴奏
由 阳光下的微笑 周日 六月 16, 2013 9:15 am

» 柳琴戏《杨三姐告状》伴奏
由 阳光下的微笑 周日 六月 16, 2013 9:12 am

» 豫剧《婆母娘且息怒》伴奏
由 阳光下的微笑 周日 六月 16, 2013 9:11 am

» 柳琴戏《四告》伴奏
由 阳光下的微笑 周日 六月 16, 2013 9:04 am

有谁在线?
总计有1位用户在线:: 0位注册用户, 0位隐身和 1位游客



用户同时在线最高记录是21人在周六 六月 08, 2013 2:50 pm

(文)她的风情与寂寥 李宝琴(泗州戏皇后)

向下

(文)她的风情与寂寥 李宝琴(泗州戏皇后) Empty (文)她的风情与寂寥 李宝琴(泗州戏皇后)

帖子 由 Admin 于 周四 六月 28, 2012 10:45 am


她的风情与寂寥 李宝琴(泗州戏皇后)转自泗州戏吧..

自从知道泗州戏这个戏种,“李宝琴”的名字就常在眼前耳边回响:安徽泗州戏的名角,上世纪50年代风靡一时,与严凤英、丁玉兰并称为“安徽戏剧三枝花”,周总理请她吃过饭,梅兰芳跟她学过戏……搁在今天,怎么说也是国宝级大腕呀。

我很奇怪自己先前竟对她一无所知。业内人士倒觉得这很正常,人因戏红,泗州戏这些年一直偃旗息鼓,作为泗州戏的角儿,凭你是再大的腕儿,没新戏抬,不就灰了?

2007年申报泗州戏国家级传承人时,蚌埠文化局报来了李宝琴的申请表,一个同事在整理时,举着贴照片的那页问我,这个老太太是谁?她是戏曲演员吗?他的言下之意是她不够漂亮。

我拿过来一看,是李宝琴的申请表,上面贴了一张模糊不清的老年人黑白证件照,面容憔悴,没有一点风采。心里,有些隐隐的失望。但因为知道她的历史,于是为她辩解了一句:“人家也是年轻时过来的,一个老太太,你还能要求有多好看!没准年轻时是个大美人呢!”结果,引发了同事关于美人迟暮的另一番感慨。

我无语,不知怎么的,想起了“好花不常开,好景不常在”的句子,想着沈从文那句悲凉的话:“我和我的读者都老了。”觉得李宝琴的“老”和泗州戏的“没落”似乎也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。

于是有了疑惑:今天我们所做的挽救,真的能力挽狂澜吗?

后来有一次,和一个泗州戏专家聊到李宝琴,他咂摸着嘴,说,李宝琴的戏,没说的,现在的演员没法比!他告诉我,过去有一句话非常流行,叫作:“霍桂霞的唱,李宝琴的浪”,意思是安徽泗州戏有两大看点,一个是霍桂霞的唱,泗州戏的唱腔最有特点的就是女腔结尾处翻高八度的拉腔,明丽泼辣,风情万种。霍桂霞的嗓子恰巧将这种风情演绎得活色生香,不用看表演,光听唱,就有过电的感觉。而泗州戏的另一个看点就是李宝琴的表演,李宝琴是属于唱做俱佳的演员,唱戏时,眉目传情,顾盼神飞,看了直叫人神魂颠倒。北方人话糙,想形容这种勾人心魄的神韵,就用了个“浪”字,但话糙理不糙,这个字还真的勾画出北方女子特有的泼辣风情。

今年3月份我们进行全省非遗普查验收时,带队的领导是蚌埠人,她一直说,等到了蚌埠,我一定要让你见见李宝琴,看过她的泗州戏,你才知道真正的泗州戏是什么味儿!

于是,我对李宝琴和李宝琴的泗州戏充满期待……

到了蚌埠,带队的领导没有食言。在文化局的安排下,泗州戏剧团专门为我们安排了一场演出,其中就有了李宝琴《走娘家》的一段唱。

在剧团简陋的排练场里,我见到了久闻大名的李宝琴。她很瘦弱,装束清爽整洁,作为一个75岁的老太太,她还是很精神的。但看着她,我仍然想象不出她年轻时候的样子。

我拿着录音笔开始做访谈。她从7岁登台开始叙述,说到50年代,她的脸上有一种沉醉的神情。她说,我跟严凤英、丁玉兰都很熟的。我跟严凤英学过黄梅戏,我也会唱黄梅戏的。但我不大喜欢庐剧,庐剧的发音很怪,我学不好……

那个时节的姹紫嫣红是她暮年常常拿出来温习的片段吧,毕竟,那是她人生最华彩的一章。

谈到现在的生活,她有些黯然。说女儿一直有病,为了照顾女儿,自己后来很少接戏,为了治女儿的病,已经倾家荡产,还欠了许多债。前不久,女儿走了,但债还得还。儿子也下岗了,生活还得靠她接济……

我想聊点让她高兴的事。我说,泗州戏是国家级保护项目了,你是国家级传承人,你知道吗?

她说,知道。语气平静。

我问,你觉得保护泗州戏最迫切的是要做什么?

她说,戏么,就是多排点,多演点。

我问她现在是不是带徒弟,徒弟当中有没有好苗子。

她停了一会儿,叹息道:“现在团里很少排戏,年轻演员都唱歌跳舞,年轻人只喜欢流行歌曲……”

一旁的文化局长插话道:“马上保护经费批下来,我们就要采取一系列保护措施……”

她耳朵不好,不理局长的话茬儿,继续说,我嗓子也不行了,唱不上去了。跟年轻时没法比了,待会儿都不好意思给你们唱。

我们安慰她,怎么会怎么会,您肯定宝刀不老……

演出开始了。

李宝琴挎着小篮,便装上场。定步一个亮相,目光炯炯……

空荡荡的舞台,土琵琶和胡琴的伴奏下,她咿咿呀呀地唱着我听不懂的唱词。

我举着照相机咔嚓咔嚓,我往后退再往后退,镜头里,她单薄的身影和台下大片的空旷让我有了一种莫名的寂寥。

突然,一声翻高的尾音,明艳野辣……

那一瞬间,原野上的拉魂腔魂魄归来。
Admin
Admin
Admin

帖子数 : 230
注册日期 : 12-04-06

http://lnxm.longluntan.com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